临汾广电网
首页 新闻 电视频道 广播电台 数字电视 电视报 远大传媒 广电概况
档案解密
曹雪芹家族的百年兴衰史
2015年09月21日  来源: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

 

    13岁之前,曹雪芹生活的基调是欢愉的。虽然在他出生前,父亲曹禺页就已去世,但这没有影响他在富贵乡中长大。家中往来多是高官雅士,他浸淫在丰富的家族藏书中,同时尽情游历苏杭。然而雍正的铁腕肃贪、整顿吏治,惊醒了这场梦。
    第一代:军功入仕

    曹家的好日子从清军入关开始。曹雪芹太祖父曹世选,明末在沈阳做官。清军攻陷沈阳后,他成了俘虏,被编入正白旗,成为包衣,就是满清贵族的家奴。
    顺治六年公元(1649年)初,曹家的机会来了。驻守大同的降将姜王襄叛乱,多尔衮率军出征。曹雪芹的高祖父曹振彦、曾祖父曹玺都在这支队伍中,并立下大功。多尔衮论功行赏,曹家父子在围城战中披肝沥胆,冲锋陷阵,立下大功。
    多尔衮死后,曹家又一次脱颖而出,凭借的是文武双全。清朝初年,能打仗的旗人很多,但有文采的少,而朝廷对江南的知识分子又不放心,所以有文化的旗人就比较受重用。曹振彦、曹玺都是这种情况。
    曹家从武功转到国家治理,开始做文官,完成了重要的转型。曹振彦去山西做知州,一路高升,官至两浙都转运盐使,成为曹家军功入仕的第一人。

    第二代:裙带关系

    曹玺的仕途比父亲更上一层楼。他有棵“大树”,就是康熙皇帝。曹玺的妻子孙氏做过康熙的保姆。同时,曹玺的儿子曹寅少年时做过康熙的侍卫。曹家因而与康熙的关系更近一层。
    康熙二年(1663年),曹玺被派到江宁(今南京),做了江宁织造,这是个要职。明清时期,在南京、苏州、杭州设织造局,制造的丝织品专供宫廷使用。曹玺在江宁织造任上,一做就是20多年。
    曹玺去世后,他的儿子曹寅很快被调到内务府当官,负责监造康熙的行宫畅春园。过了6年,康熙派他去做苏州织造。做了两年左右,又让他兼任江宁织造,后来专职做江宁织造。而接替他做苏州织造的,是他的“老妹丈”李煦——曹寅的妻子是李煦的族妹。李煦早年的官声很好,又做过第一任畅春园总管,也是康熙的心腹。另一位杭州织造孙文成,曾是曹寅的部下,是曹寅推荐给康熙的。
    至此,“江南三织造”形成了以曹家为中心的利益共同体。
  
    第三代:鼎盛时刻

    康熙6次南巡,曹家4次接驾,这是曹家最辉煌的时刻。康熙南巡表面上的理由是查看河工,实际目的是安抚江南知识分子和百姓。所以康熙到江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明孝陵去祭奠朱元璋。之后,就住在曹家。
    曹寅为了接驾,煞费苦心。除了修建御用码头、道路、织造府,还整修了曹家大院和皇帝行宫。曹寅、李煦等百余名官员和数万民众在码头前迎接康熙,浩浩荡荡往皇帝行宫而去。
    然而,接驾是曹家鼎盛之时,也是埋下祸患之时。因为,康熙南巡时打过招呼,不用公款。那钱谁出?只有自己掏了。
    然而,曹家的钱并不多。清朝初年延续前朝的低俸制,曹家一年的俸禄也就百八十两银子,还有一百来两的办公费。接驾的钱从哪里来?只能挪用公款了。曹寅、李煦都这么干,给织造府留下不少亏空。
    康熙明白曹李两府的亏空,和自己南巡有关系。所以他让曹寅和李煦两人轮流去做两淮巡盐御使,以此补足亏空。康熙当然算过了,用这笔钱补接驾落下的亏空,也差不多了。但问题是,接驾仅仅是曹家能拿到台面上说的,更多的亏空原因是见不得人的。
    曹寅文采风流,要维持“雅奢”的生活方式,得有丰厚财力。曹寅是诗人,是江南的诗坛盟主,很多文人投奔而来,接济这些人得花钱。自己的诗文就刻过好几个本子。
    欲壑难填。曹家的亏空,就算一半是为了皇帝的体面落下的,另一半则是自己“作死”。两淮巡盐御使这个肥差的收入再多,也养不起、补不足这般的奢靡生活。

    第四代:昏聩子弟

    从九死一生、军功起家的曹振彦到“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曹寅,不过三代,颓势已现。
    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康熙已经在奏折里一再批复曹家要把亏空补上。后来曹寅就常常念叨一句话,“树倒猢狲散”,一年后就去世了。
    曹寅只有一个儿子曹禺页,康熙就让曹禺页继任江宁织造。曹禺页是个文武全才,康熙很看重他,可惜任职3年就病死了。康熙觉得曹家在江南经营了这么多年,亏空还没还完,就把曹寅的侄子曹兆页过继给曹寅的遗孀,让他做江宁织造。康熙还让李煦接着做巡盐御史,帮曹家弥补亏空。晚年的康熙,九子夺嫡,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无力约束眼皮底下的贪腐,只是一味宽仁。但他选择了一个“坚刚不可夺其志”的继承人——雍正。
    1722年,康熙病故,曹家的大树倒了。雍正一扫朝政懒散之象,整肃吏治,要求官员不仅要廉洁,更要能干。雍正催逼填补亏空逼得紧,曹兆页没办法,求雍正宽限3年。雍正准了,可3年后亏空不但没补上,还更多了,于是曹兆页到处疏通关系,托人说情。这让雍正大为不满:“乱跑门路,交结他人,只能拖累自己,瞎费心思力气买祸受;主意要拿定,安分守己,不要乱来,否则坏朕名声,就要重重处分。”
    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曹兆页负责操办的衣料质量“粗糙轻薄”,被罚俸一年。不久,雍正穿的石青缎褂褪色,经查又是江宁织造的产品,曹兆页再被处罚。
    第二年,雍正命曹兆页押送丝绸进京。途经山东时,被山东巡抚举报“骚扰驿站”,终致龙颜大怒。雍正直接就把曹兆页革职了。曹兆页被革职后,又忙着转移家产。这下事情的性质就变了。雍正下令:抄家。
   显赫百年的曹氏家族没落了。13岁的曹雪芹经历了断崖式的人生巨变,体悟了家族兴衰、人生荣辱、世态炎凉。
       (据《老年文汇报》)

 

上一条:抗战中的郭沫若
下一条:蒋碧薇:爱与被爱都曾是幸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03012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10007号
晋ICP备10006390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42号
ICP/IP 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253号
临汾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临汾广电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