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广电网
首页 新闻 电视频道 广播电台 数字电视 电视报 远大传媒 广电概况
临汾人物
难忘的相聚
2015年12月23日 来源: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 
    那天晚上10时许,刚刚回到河北老家探亲的我,得知大表妹侯怒涛要从北京赶到洛阳,与二表妹侯湘波、表弟侯卫伟相聚的消息,既兴奋又激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着。因为,我和大表妹侯怒涛,60多年来,从未见过一面。采取四舍五入的算法,也有60年了。“60年”,这个数字听着都让人感到惊心动魄,半个多世纪啊!我这次就是要去洛阳与大表妹侯怒涛来一个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相见,怎能不令我兴奋又激动?
    闲暇之时,我经常在想,时间都去哪儿了?舅父生前,官居高职,身不由己,极少回家,也从来没有带着表妹表弟回过家;表妹表弟很小就当了兵,还未来得及回老家看看,58岁的舅父就逝世了;我在部队服役和转业地方工作期间,曾不止一次地去过北京,可满脑子想的都是工作和事业,却没有意识到抽出专门时间与表妹侯怒涛相见一次。自我退休后,步入了老年人行列,才感觉到必须要与表妹侯怒涛相见,以免人生留下遗憾。夜静更深,每每母亲那句“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话响在耳边时,我都会深深地自责。
    1996年12月,大表妹侯怒涛曾经到我的故乡小村看望过我的母亲。那时,我在北京军区驻侯马某部担任政委,事务缠身未能回家相见。春节回家探亲时,母亲兴奋地对我说:“这回大妮从北京来看我,真是高兴。洛阳的那两个孩子没有回过家,我们都不认识。”我发现,母亲说这件事时,挂着幸福和喜悦笑容的脸上,也有一丝感伤的神情。我知道,母亲是多么想见一次她多年未见的二侄女和侄子啊!可是,就是这么个简单的愿望,直到母亲去世也未能如愿,这也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1999年5月,我和老伴、女儿趁到洛阳旅游之机,特意与二表妹侯湘波、表弟侯卫伟,在宾馆匆匆见了一面,照了一张合影。尽管如此,我觉得也可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了。可是,归来后,我没有给他们写过信,也没有打过电话。一晃16年过去了,我们没有任何信息的传递。每每想起这事,我都会感到愧疚,感到遗憾。
    2014年底的一天,我突然在博客上看到一条留言:“表哥你好,我是你表弟侯卫伟,看了你撰写的《令我骄傲的舅父》一文,很受感动,谢谢你用文字记录了我父亲的生平,希望有机会和你见面。”我的心情特别激动,立即向表侄侯建国索要到表弟侯卫伟的手机号码。就这样,我与表妹侯怒涛、侯湘波,表弟侯卫伟取得了联系,并互加了微信。那几天,我和表妹表弟,围绕着情感问题,或在微信或在QQ或在博客上,不停地诉说着思念之情。我们通过网络,终于联系上了。因而,我很感谢网络,让我们姑舅至亲的情感线路终于得以接续。我在微信上对大表妹侯怒涛说:“有机会去北京,我一定去看你。”侯怒涛幽默地说:“期盼见面,应该是妹妹找哥泪花流。”我说:“还是我去看你,谁叫你是妹妹呢!”侯怒涛说:“好感动!”侯卫伟也说:“有时间,我去临汾看你。”我说:“还是有机会洛阳相聚吧。”于我看来,不论谁看谁,不论在什么地方,概不重要,重要的是相聚一起,吃吃饭、喝喝茶、聊聊天,好好凝聚一下久违的亲情。
    我想,这次绝对不能再失去见面的机会了。患有眼疾的老伴,也激动地劝说:“你一定要去,好好和妹妹弟弟们聚聚!如果我的眼睛好,也会陪你去的。”于是,我不顾身体不适,乘汽车,转火车,前往洛阳与表妹表弟相聚。表妹表弟欣喜地提前一个多小时,便前去车站等候。许是至亲的缘故,虽然与大表妹侯怒涛从未见过面,却似曾相识,一见如故。晚上,我们一大家子相聚一家湘味饭店,边吃边聊,话语如泉,情深似海。表妹侯怒涛、侯湘波,经常来到我住宿的酒店,促膝倾谈,说到激动处,便泪流满面。她们还专门陪伴我参观了洛阳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用心用情珍惜相聚的每时每刻。
    聚也匆匆,别也匆匆。我小住两日,就要离别了,表妹表弟依依不舍,与我在酒店合影留念。随后,姐弟三人又一同把我送到龙门车站。风拂过,心颤动,我们都是那样的留恋,互赠吉言,互道珍重,“含情两相向,欲语气先咽”。我一步一回头地回望表妹表弟的身影,内心不禁泛起一缕难以言说的离愁别绪,眼里顿时盈满了泪水……
    多么难忘的相聚啊!
上一条:为爱撑起一个家
下一条:锦旗谢恩人 爱心仍延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03012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10007号
晋ICP备10006390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42号
ICP/IP 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253号
临汾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临汾广电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