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广电网
首页 新闻 电视频道 广播电台 有线电视 电视报 远大传媒 广电动态
临汾人物
儿子,你也是妈的宝贝
2015年12月23日 来源: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 

    2015年冬天,对74岁的高凤兰来说,是从医院开始的。严重的哮喘折磨得她嘴唇发紫,浑身浮肿,整夜睡不着觉,只有不间断地吸氧才能让她的病痛稍稍缓解一些。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她那些孝顺的儿女们,他们围在她身边吁寒问暖,求医问药,照顾得无微不至。尤其是小儿子乔李鹏,24岁的大小伙子了,每天一收工就直奔医院,轻手轻脚地给她擦脸洗脚,喂水喂饭……那细心劲儿跟闺女似的,别提有多周到了。
    看着孝顺体贴的小儿子在自己身边忙前忙后,高凤兰的思绪总是忍不住回到24年前那个阴雨绵绵的日子……

    每一个生命都不是多余的

    1991年4月21日,小雨淅沥。50岁的高凤兰借着老伴上城里结工钱的机会,也相跟着来到临汾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她的偏头痛。刚到医院门口,她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医院门前的花坛边热切地讨论着什么。一时好奇,她也上前看了一眼,只见花坛的水泥台上放着一个用蓝花小被裹着的婴儿,正在发出微弱的哭泣声……原来是个弃婴!唉,当爸妈的真狠心!高凤兰心里嘀咕了一句,转身进了医院。等她看完病再出来时,已经是三个多小时以后了,她忍不住又向花坛的方向看了一眼,想着,那婴儿应该已经被抱走了吧?可是上前一看,婴儿居然还在!细雨蒙蒙中,小小的婴儿像只瘦弱的小猫一样嘤嘤哭泣着,身上裹着的小花被都被雨淋湿了……
    “好可怜的孩子!”高凤兰长叹一声,忍不住弯腰把孩子抱在了怀里。许是感觉到了高凤兰的体温,婴儿忽然停止了哭泣,小脑袋一拱一拱的,像在找奶吃。
    “这娃有病,背上长了个疙瘩,在这儿都扔了三天了,昨天有个老头拣回去,今天又扔回来了!”旁边有知情人热心的提醒高凤兰。
    高凤兰闻声掀开婴儿的衣服一瞧,果然,婴儿背后长了个大如核桃的包。她犹豫了,想把孩子再放下,但转念一想,这孩子扔这儿风吹雨淋没人管,肯定活不成了,真是做孽呀!于是,她一咬牙,把孩子抱回了家。
    “好歹是条命,我先抱回家让孩子吃点儿东西,看有谁要,就送给谁!”她对自己说。

    “野”孩子变成“小”儿子

    高凤兰拣回个病孩子,在家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高凤兰的家在临汾市尧都区金殿镇龙祠一个叫高家庄的小山村里。她与前夫共育有六个儿女,因为前夫早逝,她自己又体弱多病,他们家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贫困户。最困难的时候,高凤兰还带着孩子出去讨吃要饭才勉强没有饿死。而拣回孩子那年,高凤兰已经50岁了,上有七旬的婆婆要奉养,下面还有一儿一女未婚配,而且两个大儿子都已结婚生子,二儿子的小女儿刚出生三个月。对于高凤兰抱回病孩子,当家的婆婆首先表示强烈的不满。
    “你个憨憨,你自己没儿还是没女呀,拣这么个累赘干嘛?从哪儿拣的再给我扔回哪儿去!”老太太站在院子里大声斥责,拐棍戳地咚咚响。
    对于母亲的举动,孩子们也很不理解,尤其是刚生了孩子的儿媳更是满腹怨气,好长时间了,看见高凤兰都没个好脸色。
    “放着自己嫡亲的孙子不管,又出钱又出力看拣来的野孩子,也不知道咋想的!”
    婆婆的斥责,儿媳的冷眼,让高凤兰心如刀绞。但有泪,她也只能悄悄流。因为做为一名母亲,她深知对自己的孩子她也的确心中有愧。她后嫁的老伴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平时靠打零工挣钱为生,一个月也就挣一百来块钱。因为她身体不好,需要常年吃药,这点儿钱基本上全给她治病用了,对几个孩子的生活,多年来,她是一点儿也贴补不上。现在,又凭空添了一张嗷嗷待哺的嘴,日子更是过得窘迫。也难怪老人和孩子们不理解。可是,这拣回来的孩子再扔回去,她又实在不忍心。因为,她也是一位母亲!
    就这样,八块钱买一包奶粉,再买两块钱白糖,50岁的高凤兰开始节衣缩食喂养这个拣来的苦孩子。孩子哭了,她哄,孩子尿了,她收拾。因为生气,婆婆和儿媳都不愿意帮她,她只能拖着病弱的身体,一个人照顾孩子,晚上孩子哭 ,而她又实在累得起不了床,就只能把孩子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的摇着哄着,就这样,在高凤兰温暖的怀抱里,孩子一天天长大。
    拣孩子回家,本来是想着先救他一命,等以后有谁想养,就送给人家,但渐渐地,高凤兰的想法却变了,看着怀中的孩子从呀呀学语,到蹒跚学步,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好似牵着她的心,就是有人想要,她也舍不得了!

    孩子,你也是妈心头的宝

    高凤兰给这个可怜的孩子起名叫“乔李鹏”,她说,自己没上过学,没多少见识。但她知道国家领导人里有个叫这名字的,她希望自己的小儿子,长大后也能像人家一样有出息。
    高凤兰是打心底里疼这个孩子呀!
    有一次,她带着孩子去挑水,刚走到半路上,忽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怕淋着孩子,她不顾自己体弱多病,扔下水桶,背起孩子就往家跑……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孩子身体弱,她舍不得孩子再受一点苦。
    还有一次,孩子上学了,因为背上有先天性的大包,在学校被不懂事的小孩子欺负,哭着回家,一向性子绵软的她,气乎乎地找到老师,又找到联校领导……因为,孩子受委屈,痛的是她当娘的心;
    孩子八九岁时,为了给孩子挣钱交学费,年近六旬的她带着孩子去山里挖矿,结果,窑塌了,把她埋了进去。千钧一发之际,是小小的年纪的孩子哭喊着叫来人,又跪在地上拼命用手扒呀扒,愣是将她救了出来……她欣慰,苦孩子终于长大了……
 高凤兰六十周岁那年,儿女张罗着给她大摆宴席贺寿,等嫡亲的六个儿女携儿带女给她叩头祝寿后,欢声笑语中,没人提醒,没人招呼,年仅十岁的乔李鹏主动上前,扑通一声跪下,清清脆脆地喊了一声:“祝妈妈生日快乐!”那一刻,高凤兰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忍不住热泪盈眶。
    儿呀,你也是妈心头的宝!

    倾心尽力谢娘恩

    羊有跪乳恩,鸦有反哺情。
    在相濡以沫的岁月中,乔家兄妹渐渐消除心中芥蒂,理解了母亲当年的选择,他们视乔李鹏如手足,关心他,呵护他。对乔李鹏来说,母亲高凤兰就是他的天,而养他长大的乔家就是他最温暖的港湾。
    现在,乔李鹏已24岁了,幼年时长在背上的那个包早已在乔家兄妹的慷慨资助下做手术割除了,除了一层浅浅的疤痕,什么后遗症也没留下。初中毕业后,他学了厨师,常年在外打工,每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但是2014年,高凤兰生病住院,乔李鹏闻讯心急如焚,他毅然辞职回家,不但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母亲付医药费,而且还执意将兄姐都“赶”回家,自己衣不解带侍奉在床前, 洗脸洗脚,捶背捏肩,任劳任怨。
    如今,为了方便照顾母亲,乔李鹏在艺馨花园小区门口设了个早点摊,专门卖稍子面,每天清晨五点起床摆摊卖面,下午三点左右收摊。晚上,他还要在姐姐乔翠丽的夜市摊上帮忙炒菜。除此之外,他还见缝插针去驾校报名考了驾照。
    他说:“我虽然没有上过几年学,但是对自己的未来,我还是有规划的,等条件成熟了,我想开一家大饭店,听我妈的话娶个孝顺媳妇,我要让我妈妈享清福,陪她终老!因为妈妈对我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恩,恩情深似海,而这些,只是我对她最微薄的回报!”

上一条:锦旗谢恩人 爱心仍延续
下一条:遆彩平:爱如深水静静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14103012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晋备2010007号
晋ICP备10006390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42号
ICP/IP 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253号
临汾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临汾广电网版权所有